廉政建設
從朱元璋反腐說起
時間:2019-11-01  來源:  編輯:  瀏覽量:
  

    朱元璋是明朝的開國皇帝。他出身貧苦,深感貪官污吏對百姓的殘害。他說過一句話:“官非真儒,吏皆奸吏。”意思是說,官吏沒有一個好人。朱元璋也是中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高度集權的皇帝,他連宰相也不要,大小事務都得由他這個皇帝親自處理。但中央政府可以不要宰相,下面層層官府,總得要有官吏辦事,不然成什么官府呢?他也有辦法治吏。一是堅決打擊。他是著名的殺功臣的皇帝,被殺的那些功臣的罪名主要是造反,也少不了貪污腐敗之類的。還有一個辦法,就是規定官吏不得下鄉,只許在縣城里待著。這個決定有些奇怪,也許是他認為不讓這些官吏下鄉,就不能殘害百姓了。那么,那些收糧、派差役之類的事怎么辦呢?一概委派鄉下的年長者去辦理,他覺得這些長者生性敦厚,是不會殘害百姓的。這些人稱為“糧長”,也叫“鄉官”,沒有品級,卻有極大的權力,收糧、派差役都要靠他們。

朱元璋這樣做有沒有減少貪污腐敗現象呢?沒有,只是貪腐者的重點有些變化,那些農村的年長者變成了鄉官,也一樣魚肉百姓,后來都成了村中闊佬。當然,他們這樣做,也是要和縣里的貪官污吏相勾結。總之,朱元璋的那套辦法并沒有起作用。

 從唐代中期開始,江南地區就是歷代皇朝的稅賦重地,也就是“軍國費用,取之江南”。但到朱元璋的重孫子明宣宗的時候,江南地區成了欠稅大戶,單是蘇州一地,逋賦(欠稅)竟達三年應繳的總額。明宣宗不得不派了兩個能辦事的官吏去治理,一個是周忱,去當南直隸巡撫,另一個是況鐘,去當蘇州知府。

 況鐘不是科舉出身,他是吏員出身。他辦事精明,深知吏員的種種陋習,也深知吏員對處理好政府事務的重要性。他到職以后,就著手從整治吏治開始。他到蘇州以前,皇帝給了他敕書,有直接向皇帝奏報的特權。他到蘇州以后,并沒有馬上宣讀敕書,而是假裝糊涂,聽任那些吏員胡作非為,自己在暗中觀察。在掌握確鑿證據后,才宣讀皇帝敕書,將惡行嚴重的幾個吏員在府衙中當庭捶死,又開除了幾個庸碌無能的吏員,其他吏員也就老老實實地辦事了。

 經過深入調查研究以后,況鐘認為當地稅額太高,又有大量制度性漏洞,因此出現了嚴重的貪腐現象。人民不堪負擔紛紛逃亡,導致土地拋荒,賦稅長期不能足額上繳。他和周忱一同向朝廷奏報,要求減輕稅賦;又進行相應的制度建設,堵住貪腐的漏洞,保護了農民的利益。

 原來農村中收糧沒有標準量器,那些鄉官便“大斗進,小斗出”,大肆貪污。向農民收糧以后,又沒有糧庫,就堆放在鄉官家中,也沒有收支賬目明細。農民繳的糧食作為漕糧運往京城,為了補足運輸中的損耗,又要農民“加耗”,加耗也沒有標準,常常是加耗超過正糧。所有這些混亂現象,方便了鄉官貪污腐敗。針對這些情況,況鐘采取了幾項重大措施:一是由周忱出面,請工部頒發“鐵斛”,也就是標準量器,解決了“大斗進,小斗出”的問題。二是各縣建立“水次倉”,收到的糧食集中管理,明確管理責任,并建立“綱運簿”,記明收支情況。三是建立“加耗折征例”,明確加耗標準,并逐年減少。他還建立了“濟農倉”,把繳納漕運加耗后剩余的糧食、向富戶勸借的米,以及清理豪富侵占絕戶田租的米,統一儲藏起來,在年成歉收時貸給貧民。《明史》上說,況鐘采取了這些措施后,江南地區“小民不知兇荒,兩稅未嘗逋欠”,社會風氣有很大好轉。


   讀了這一段明代歷史,我有很多感想。出身貧農家庭的朱元璋,關心農民的情感是真實的,對官吏貪腐行為的痛恨也是深切的。但作為帝皇之尊的他,只是嘴里罵罵“官非真儒,吏皆奸吏”,動手殺殺人,卻不能真正在反腐敗上有所作為,原因很多。其中有一條,就是他提不出有利于經濟發展的政策和制度,也就不可能在反對官吏腐敗方面有所成就。況鐘雖只是一個吏員出身的知府,他能保持清廉,又深知吏員腐敗的種種手法,所以到蘇州不久,就洞悉惡吏的種種罪行。當堂捶殺腐敗的吏員,僅此一項并不足以改變社會風氣,腐敗現象還可能出現“前仆后繼”。況鐘作風深入細致,重視調查研究,提出有利于經濟發展的規章制度,這就使吏員行為有規范、種種腐敗行為有所減輕,因而受到人民的稱頌。

 對反腐倡廉,要進行思想教育,要嚴格懲治犯罪的人,也很需要重視符合經濟發展規律的制度建設。這是這一段明史給我們的啟示。


免费真人杭州麻将